長の风

留给自己的一方天地。

秋枫扫地
难得的暖阳

不跑调儿:

祁连飘雪

10月中旬,与祁连雪山邂逅,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壮丽的景色,感叹大自然的魅力,因为急着赶路,只能稍作停留,记录一下这动人的时刻。

漂亮着迷 (金秦禹生日文/豆眼)

金家桃0101:

__利用各种忙碌空挡拼凑出的脑洞


__时空在拍摄新西游记5


__安稳搭上🐰生日祝福末班车


__清水再屏蔽我也认了


__感谢我的小宝贝阿湉下的标题


__请服用完Dream Boy后再观看(可以的话)












*








待机中大家明显感觉宋旻浩的低落


大家都以为这孩子因为准备SOLO累了倦了


宋旻浩的确忙的天昏地暗可那些此刻都不重要了


目光炙热直视着手机屏幕几乎快要盯穿了


看了自己播出去的10通“我家的小漂亮”


没有一通是被接通的,脑袋乱哄哄


又翻回了姜升润给传的那几条讯息










——“秦禹哥,咳到好像快死了”




——“给他买药了可这哥就是不吃”










金秦禹感冒了,咳得轰轰烈烈就是不吃药


他自己那套男子汉感冒多喝水出出汗就会康复


要不是宋旻浩他人正在日本录影


不然真想在床上治治金秦禹让他好好的出汗










“旻浩,集合了”










工作人员喊了过来,宋旻浩抓了抓头发


捧着额头叹气,手机往桌上一扔就过去录影了


突然暗掉的手机屏幕又亮起


来自“我家的小漂亮”发的










——“我没事,刚在睡觉,你别听升润瞎扯,好好拍摄,万事小心,安全第一,我很好,就是有点想你,一点点而已,我会忍耐,等你回来”










*








金色的阳光从窗帘的隙缝里倾泻进来


少了那么点磅礴更添了几分抚媚


一束束暖暖地铺在地板上的光晕


随着窗帘被风扬起的弧度变化着大小






躺在床上的金秦禹因为有些呼吸困难而睁开眼


刚醒来的视线仍沉潜在半睡半醒间


只有虚幻的朦朦胧胧看不清


他大眼眨呀眨就看到某人放大的脸


一半惊吓一半懵懂,茫然也只是一下子


很快就反应过来呼吸困难的原因来自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正闭着眼过份专注的啃噬吮舔着他的唇






徘徊在窒息边缘的他将脸转了过去


那一双琥珀般精致剔透的瞳眸


被长而翘的睫毛密密的掩盖微微颤着


声线甜腻的有些无奈的道










“我⋯我感冒⋯等等⋯你不要⋯唔”








那人这次倒直接伸手捏住他的下颔


再次低头,噙住那双略为发白的唇瓣


已经肆无忌惮到一种境界了,视野在瞬间变得清晰


他皱起了眉头,往那人的胸膛奋力一推


果然成功的阻止对方的再继续


他揉着太阳穴从床上困难的用手肘撑起身子


吁出口气的同时看向对方,眼里像着了团热腾腾的火








“宋旻浩!我不是说,我感冒了吗”








语刚落,嗓子里突然一阵微痒


忍不住从喉咙里滚出大声的咳


惹得宋旻浩一个措手不及的心疼


连忙又上前来抚揉着他的后颈


又将他揉进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替他顺气


好不容易停了,那人将躺着药丸的掌心递过来


拂开对方的手尽揪着一双咳到发红的眼






“呀!宋旻浩!不要靠近我,会传染的⋯”






“哥要自己把药吃了,还是我用嘴喂你”






语气严厉非常,也隐约渗入了几分温柔


金秦禹垂着眉眼,睫毛上都有些湿漉漉


对着药丸跟水怔了足足十秒才接了过去


抬眼正好对上对方掺杂着心疼与担忧的目光


便咕噜的俐落吃下后扯过被子把自己包裹进去


片刻后,身上多了一个重量


可想而知宋旻浩正就着被子抱住了自己






“哥,明明是哥⋯却这么不乖⋯”




“连感冒都要让我担心⋯”








那低哑的嗓音透过被子传过来颇有无奈及哀求之意


金秦禹擤了擤鼻子,眼眶略微色绯


觉得鼻子塞住脑袋也迷迷糊糊灵活不了


这才将被子给拉开,双颊因发烧染上薄暮红


那魂牵梦绕的小脸蛋终于完整落在宋旻浩眼里


像朵幼嫩的玫瑰花瓣,嘴角忍不住的上扬起柔和的弧






“哥⋯不是说想我吗”






金秦禹睁大著眼,脸孔瞬间添上了一层迷茫


可能真的太久没见了不自主红了眼眶


这柔软一旦开封,便难以控制


透过水雾看了过去,这人彷佛塞满了疲惫


蹙起的眉峰里更蔓延着对他的担心


微启了红殷殷的唇,将手从被子里探出来


捧过宋旻浩那张睡眠不足的脸


那双凝视他的美丽瞳孔,深情而眷宠


鼻音粘腻,仿若在空气中回荡过久






“怎么才几天变这么丑了”






宋旻浩也不急着回答


只觉得这人覆在他脸上的肌肤烫的吓人


他将那手拉过放在唇边,轻轻细细的一吻


带着几分调戏与宠溺的姿态驾驭的很好








“那为什么秦禹哥,连生病也这么漂亮”






说这话时眼色坦荡,终是噗疵的一声笑了出来


宋旻浩也钻进了被子牢牢的抱住了他


这人刚从外面回来的怀抱有些凉


但就刚好贴着热烫的肌肤折磨


最重要的是有着宋旻浩特有的气息


舒适得让人心跳不自主的慢下来


过没多久安稳的呼吸声从头顶传来




心想这孩子本就浅眠,这趟旅行肯定没多睡


自己也刚吃了药,一瞬间有失重的错觉


整个人飘忽忽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但还是觉得这样的距离会将感冒传给宋旻浩


移动了下身躯谁知腰上的手又出力将他拉回


硬生生的死死兜个满怀,力度真是过了分






“别乱动,我正在克制自己不对病人出手”






那声音低沉如夜深人静时分带着迷离雾气的斑斓


他将宋旻浩的话又过滤一遍后才停住了动作


一股哆嗦从脚底窜起,脊背上寒毛一根一根直立


边嘟囔边往那人的怀里靠后就再也不敢动了












*












宋旻浩一回来,金秦禹便乖乖吃药乖乖吃饭


病好了的隔天,宋旻浩几乎是黏着金秦禹


作词作曲画画手作,能在家做的就不出门


半掩着的窗帘把部分光线挡在外头


现在,下午两点,恰到好处的室内亮度


他的恋人正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看着电视


里面的爱情连续剧最终回让他的小漂亮看得专心


他突兀的挪开舒适躺在金秦禹腿上的Ray


头就这么枕上去,宣示主权的架势


这一连串的动作只是唤来对方的一句似有似无地






“嗯~好乖”






有种对方或许都没发现自己不是Ray的错觉


他倒无妨,拿过那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玩着


金秦禹的指甲总是修得光洁平整


纸片透着粉像镶着十片桃花办似的


然后满意的十指相扣,满手温柔








半晌,金秦禹终是看了眼怀里的人


看着对方莫名得意洋洋的表情嘴角也跟着笑起来


怀里的那人突抬起双眸看了过来


笑意点缀在唇畔,表情雀跃,他说






“哥,你快说爱我”






“什么?”






“哥~”






他听见了,更吃惊地张大眼睛


漂亮的瞳眸清晰地倒映出宋旻浩的影


只是这没头没尾的是哪招


不自主又笑弯了眼角微笑着揉过他的头发


声音里带上了难以察觉的撒娇








“不要,那你先说⋯”








话音还未落个完全,宋旻浩紧挨着说着








“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








那声音不重不轻也字字句句正落进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这人真是的⋯思绪还在挣扎就又被给轻易攫获


对方等待着他的答案急迫的在脸上翻了一盘颜色


一半帅气敷在眼尾一半可爱染在嘴角


他坐直起来,露出轻微的羞赧






“是是是,我也是”






看来这答案让眼前的宋旻浩完全不满意更说失望


嘴角向下弯了弯,故意垂了眼睫


一副苦恼伤神,他的失落存心要金秦禹看见


犹豫了半天才憋出一声








“算了”








然后起身离去,金秦禹莫名其妙地愧


心像被猫挠了一下,一急也站起身想拉住宋旻浩


不小心右脚没踩稳失去平衡,身子往后踉跄


无暇顾及会摔到什么样的程度


已下意识地揪住宋旻浩的衣服


于是两个人一起结结实实的向后摔倒在地


宋旻浩就这样俯在了金秦禹的上方


一手护着他后脑勺,一手撑着地板






“没事吧”






宋旻浩有点发愣地看着双手揪着自己衣服


仰面躺着的金秦禹,轻松就把视觉贯穿的画面


眉角瞬间毫无任何掩饰的柔软如糖蜜


片刻,他慢慢地向前倾身去亲吻人儿的额头


金秦禹也伸手环住宋旻浩的脖子,皱皱鼻子


淡淡一笑,唇角眉梢弧度近甜美,恍若蔷薇绽放


足以瞬间眩惑千万颗倾倒的心,连眨个眼都丝毫不能






“旻浩呐⋯爱不是光用说的”






盯着宋旻浩饱满双唇的眼神已有点过分露骨


一字一句更辗转出暧昧的节奏


宋旻浩笑而不答,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金秦禹


当然也从中嗅到了再明显不过的挑逗意味


眼前那双大眼清澈的太适合解读成含情脉脉


视线顺着鼻梁而下,将唇与唇之间的距离归零


驾轻就熟的吻住对方柔软的薄唇


彼此纠缠的舌一点点的侵占着彼此口腔


轻柔缠绵的触碰撩拨,盛开着温柔


分开时,嘴角连出水润的银丝,几分痴缠


宋旻浩再次靠近金秦禹泛红的耳际


潮湿的语气掠过耳根的方式太急切太渴求








“看来我要用我这“嘴”更“用力”的爱你才行”








语毕,轻轻用舌尖舔了一口金秦禹的耳垂


惹来对方一阵轻颤便满意的将吻如雨点般一路向下


他将唇贴合在那过份白皙的颈项跟分明的锁骨


再一次赞叹这哥的肌肤就像极品的纸张


不在上面描绘什么都显得太浪费了


他给金秦禹说过这事,果不其然換来一句“变态”




他继续亲吻着那精致锁骨欲罢不能


吻得水光灩潋的嘴不经意地发出细微的诱惑气音


让空气在刹那染上不知收敛的粉色


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理智防线到底失了守


手不安分地从上衣下摆伸进去


滚烫的肌肤触摸,游离抚弄的手指


无比眷恋的触觉,加深了彼此的渴望


起伏的胸膛里是沉重暧昧而蛊惑的喘息声














“咳咳⋯你们两个⋯”








门口传来一个低沉忿忿的声音


打断了耽溺于彼此火热气息的两人


宋旻浩先扶起金秦禹再看向双手抱胸倚着门的男人


皱起眉头,脸带些许微愠






“进来前要敲门,姜昇润”






对方白眼翻了个十足份量,挑着眉毛斜扬起嘴角


拔高了声音理直气壮地说,满屋响








“呀!&$@%#!是你们!你们又忘了关门!”








讲话,手上两袋东西往地上一扔又甩门出去


金秦禹往宋旻浩的额头一弹后起身进了房间


只留后者顿时怔在原地望他,一脸的不可思议






“哥?”






他喊了一声才让金秦禹驻足在房门口


对方没有转过头,耳根有越发越红的迹象


似不经意地扔了一句






“不继续了吗?”






这下让宋旻浩的笑愈加一发不可收拾了


也起身进了房间,落锁










*










“安宰贤又去讲电话?”




“去跟具大人报备吧”




“噢⋯旻浩呢?”




“旻浩去洗手间”








今天是节目拍摄后事隔一个月后的聚餐


李秀根将烧肉正塞了一块入嘴,模糊的说着




“刚刚那个女店员好像对旻浩很是关心”




殷志源打了一个饱嗝后附和着




“长得干干净净,是我们旻浩喜欢的型”




“哈哈旻浩不喜欢那种的”




表志勋语落,此刻目光全部投向他


其他哥哥们突然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一屁股坐在他的位子两侧更凑近身子




“不然旻浩喜欢哪种的?”




“不是~上次我看到他手机有个“我家的小漂亮”给他发了讯息”




面对数张求知欲突然变得相当旺盛的脸孔


他现在只想逃跑,更摆出有点为难的苦笑




说的巧这时那位“我家的小漂亮”就打了过来


哥哥们雀跃不已无不示意要他替宋旻浩接起来






“不不不,让旻浩自己接好了”






有些颇显尴尬无措的笑笑,推辞回绝


谁知几杯黄汤下肚的虎东哥站起身就要接


表志勋眼疾手快一把从虎东哥手中拿过手机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抢过手机


收集哥哥们八卦的眼光,他缓缓的按了接听键




李秀根伸出食指放在唇中央,示意大家噤声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将耳更靠近手机


果然一个略带沙哑些微湿润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大家都听见了,那嗓音是属于海声的质感




表志勋一句“哥”梗在喉头就是出不来


像是听见他内心的求助,对方也不再出声


耳边的手机突然被抽走,主人宋旻浩接过电话


嘴角瞬间开启了一朵花,用着极其温柔的声音








“怎么了?还没睡?”






抬起头冲著他們笑得灿烂,明晃晃的露出瓷白的牙


跟哥哥们示意自己去外面接电话,抬腿就走出去


大家愣了数秒,全心知肚明


从接起电话开始,一举一动一字一句


细节是,言辞简略却兀自宠溺的声线


所谓旁观者的立场


有关那个小漂亮,都是爱啊










这时刚讲完电话的安宰贤回来重新入座


看着大家视线全落在出去讲电话的宋旻浩身上






“怎么了?”




“大新闻!旻浩恋爱啦”




“什么?不是已经很久的事了吗?”




???!!!




“那个啊⋯哥都认识,很漂亮的孩子,WINNER的⋯”










*








出了店门口,宋旻浩呼吸著有些凉的空气


思绪顿时清楚了许多,声线再次不知收敛放软


语气里的甜津津昭然若揭






“我家的小漂亮~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呢”






对方沉默数秒,声音明显略带娇嗔






——经纪人说你喝酒了






“就喝了一些”






——经纪人说女店员很漂亮还跟他要你的号码






“再多的漂亮也比不上一个金秦禹”






这话轻柔的像汨汨不断、明亮澄澈的泉水般


徐徐在明月当空的夜晚里流泻着,诱动人心的魅力








——⋯⋯那我要睡了






“好~快睡,别让孩子们进房,我等等就回去了”






——嗯⋯⋯⋯⋯










“秦禹哥⋯”








他轻唤他的恋人同时不由得吐了一口气


似乎是太久没碰酒了,现在


才一点点的酒精在他的血液里流窜


就形成一阵无以名状渐强的狂潮


才分开不到几个小时,又开始想念他了










——旻浩,我爱你,比你爱我还多,挂了










宋旻浩脑袋明显三秒空白,愣了愣


说他执着于这哥对他说我爱你这事已有些病态了


可是,我爱你,三个字,如同金秦禹的名


当落出口的瞬间,质感都显过分柔软


捏在掌心就像攫了一把蝴蝶翅膀的鳞粉


腻腻绵绵没个确实重量,既扣不住也攒不牢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黑绒小盒子


打开,那是他好几个月前订制今天才拿到的戒指


里面有躺着两个款式相同简单大方的白金戒指


他拿出其中一枚,分量太沈甸太厚重


端详着戒指内壁刻的330926,嘴角再次上扬




他自己知道,他已将全部毫无保留的给了


是的,他不只是想,他要,金秦禹完完全全属于他






看着想着突然有点想哭,毫无预兆地


第一次见到金秦禹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记得那天他醉酒后告白这人角落发颤的模样


记得这人等他回家缩在沙发上的身影


记得这人不管是生气还是开心的各种声音




自从遇见这人开始,他浑沌的世界开始通透明亮


那些曾经弥漫在空气中的所有不好


全在那人软绵绵呼喊他的名字开始


消失殆尽,彷佛重生后的模样




他戴上其中一枚戒指开始想像着


等等回家后给金秦禹戴上的场景


银白纤细的戒套上对方那细长嫩白的指头


世上似乎便再无任何完美可言


醉人的事物令人着迷亦如他的小漂亮


愉悦感源源不绝从心口满益向外涌出不知停歇


这样对他而言几乎是奢侈的爱属于他的


从认识金秦禹那一刻起,那人嬉笑怒骂的模样


总是像大片大片的落在脑海里


像盛夏星辰,无法忘却






他往店里看了下,大伙的眼睛几乎都停在他身上


知道等等定是逃不掉哥哥们的逼问


那也无妨,他的秦禹哥,是他最骄傲的珍藏品




他将手机放进口袋重新走进店里


嘴角一直扬着的弧度似甜度上等的蜂蜜


今晚,这座城市仍在夜幕的笼罩之下


此时正尽数展现香甜的浓密幸福,飘洒着
















End.



未完成的小金

Roo:

豆眼女孩儿应该都看过的抱抱,但是这个角度特别棒,还能看到豆豆抱完甜甜的笑😘

我囡囡的大眼睛

真是美好